Topico

正宗僵尸粉

喋喋不休

呜呜呜我疯了神仙写文!!😭明明是个身经百战的花花公子但是吐露真心时还会害羞脸红的齐哥太可爱了!!是小年轻甜蜜蜜的恋爱的味道🙏🙏大家都该看看 看过的人都哭了

摩登时代:

@Topico 汤汤老师好久以前点的C(♂)x J(♀)
拖了好久对不起5555555
实在不是很会写OTZZZ真的很对不起OTZZZZ
大概会很ooc,请谨慎观看



“你像只知更鸟一样喋喋不休。”




当他们坐在阴凉的草地上休息时,西撒总这么说她。乔瑟芬往往撇撇嘴,短暂地停上那么一会,很快又就着老师的红长裙、丝吉的白衬衫、代理师父们的胡子发表一通议论,西撒拿她没办法,只能将视线投向别处,如同白鸽翻飞着腾上天际。




“你真无聊!”乔瑟芬挪过来,中间的距离只需西撒一揽就能把她抱到怀里,“你也说点什么,除了那些奉承话。”




西撒定定地看着她,阳光落在她的眼睛里如同金黄色小狗在绿色的嫩草地上打滚。他说:“你的眼睛像漂亮的绿蝴蝶。”




“我让你别说这些!”乔瑟芬一下扑进他怀里,跃动的马尾展开成了孔雀尾羽的弧度,“赞美我是没用的,我不会和你上床的。”




“我没有这个打算。”西撒任她靠着,知道推开她也是做无用功,“你休息一会。”




“靠着你坚实的胸膛?”




“你想这么做也无所谓。”




“大色狼!”乔瑟芬大笑着推开他,“西撒,你是不是真的很喜欢我?”




西撒挑挑眉毛:“你觉得呢?”




“你一定是爱我爱得死去活来,”乔瑟芬又凑近他的脸,坚硬的面罩和西撒的嘴唇贴在一起,“你想吻我吗?”




“你想被我吻吗?”西撒笑了,青色的眼睛眯起来,像泛光的琉璃;乔瑟芬又靠到他怀里:“花花公子,我是在问你的想法——你是谁都想吻,还是只想吻我一个?”




“我选前者,你会觉得我是花花公子;我选后者,你还是会这样认为。”西撒看穿了她的意图,把企图在他身上磨蹭的师妹推开,“别闹了,好好休息。”




“你真不解风情!”乔瑟芬装模作样地感叹,撩起她长长的马尾,翡翠般的眼睛抛一个眼神过来,“你真不喜欢我?那我要谈场恋爱只能找丝吉去了,他长得还不错,不过有点笨笨的。”




西撒叹了口气:“你真是只知更鸟。”




“因为我的声音动听悦耳!”乔瑟芬理直气壮地顶回去。西撒噗地被她逗笑了,他揉了揉乔瑟芬的脑袋:“你的牙尖嘴利倒是很可爱。”




“终于对我感兴趣了?”乔瑟芬用胳膊肘戳戳他,“会不会太晚了?”




西撒单手捧起她的脸,动作轻而缓慢。乔瑟芬刚想说你干什么呢,却发现西撒表情很认真,反而让她不由自主紧张起来。乔瑟芬的声音有点发抖:“呃、西撒?”




“嘘。”西撒立刻制止她,又带上笑意的眼睛微微眯起来,“安静,听我说。”




“好啊、你说啊。”乔瑟芬似乎又大胆了起来,但只有她一个人知道自己的心跳得多快。她不服输地直视着西撒的眼睛,两种不同的绿色相互倒映,仿佛要混成一片青绿色的世界。




“乔乔,你的美是无需置疑的,你有天赐的夜幕般的黑发和森林色的美丽绿眼睛;你爱耍小伎俩,但这也正说明你的聪明;你总是这样喋喋不休……是因为你怕寂寞吗,我的小星星?”




西撒的眼睛和嘴唇离她越来越近,乔瑟芬感觉到他的手指抚上了她面罩的开关处,她想推开西撒,但手却生不出力气。是波纹吗?一定是的!她握紧颤抖的拳头,这样下了定论,并随着西撒的靠近紧紧地闭上了眼睛。




但西撒拂开她的刘海,仅仅只是一个轻柔的力度落在她的额头上。乔瑟芬受骗了,她愤怒地睁开眼睛,第一眼就看见她的师兄忍笑的表情。




“——你居然捉弄我!!”乔瑟芬又羞又恼,“我说过,我喜欢捉弄别人,却讨厌被别人捉弄!!”




“可我没说过我刚刚在说谎。”西撒好容易停止笑,这句话让乔瑟芬的拳头停在半空:“——真的?”




西撒正要假装严肃地回答,乔瑟芬反手揪上他的衣领,绿眼睛里充满着急切:“你真的喜欢我?”




西撒一开始准备好的回答不知怎么地就堵在了他喉咙眼。他舌头打结似的,半天没说出话。他是否喜欢乔瑟芬,这个问题的回答当然是YES,但他要怎么回答,作为真心话还是玩笑?




那句玩笑在面对乔瑟芬的瞬间就烟消云散了。




西撒咳嗽了几声:“……咳咳。我当然、当然……喜欢你……”




他的脸上不自觉地热了起来。他很久不这样了,这让他觉得有些羞愧。但他带着这些羞愧和真实的自己去看乔瑟芬的反应,她的真心呢?她喜欢我吗?




乔瑟芬的眼睛瞪得很大,似乎惊喜地不敢置信:“——西撒!”




“……乔乔。”西撒难免有些不好意思,他在等着乔瑟芬的告白。乔瑟芬紧紧地抱住他:“我知道你喜欢我!!”




“但,”乔瑟芬立刻松开他,仰着头朝他做了个鬼脸,“我不喜欢你!”




她狠狠踩了西撒一脚就跑得远远的,大笑着朝他喊:“修行要开始了,快走吧,花花公子!”




“乔乔!”西撒追上去,忍着脚隐隐的痛。乔瑟芬在远远的地方看见他吃痛的表情,得意的笑容藏在面罩下面:我怎么可能会告诉你“喜欢”!




-END-